形容大上海女人的诗词
形容大上海女人的诗词

扫描二维码访问该页面

-2691236399秒前 资讯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描述女人的诗词,越多越好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一番花信五更风,那管春霄梦未终。 起傍芳丛频检点,夜未曾否损深红? ——清??胡慎仪《早起》 别郎容易见郎难。

几何般,懒临鸾(镜子)。 憔悴容仪,陡觉缕衣宽。

门外红梅将谢也,谁信道,不曾看? 晓妆楼上望长安。怯轻寒,莫凭栏。

嫌怕东风,吹恨上眉端。为报归期须及早,休误妾、一春闲。

----宋??魏玩《江神子???春恨》 闺阁沉埋十数年,不能身贵不能仙。 读书每羡班超志,把酒长吟李白篇。

怀壮志,欲冲天,木兰崇嘏(女扮男装为吏的女子)事无缘,玉堂金马(指代为官)生无分(缘分),好把心情付梦诠(指写作《繁华梦》)。 -----清?? 王筠《鹧鸪天》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倚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长似秋千索(孤独)。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妆欢。瞒!瞒!瞒!(唐婉酬答陆游的《钗头凤》) 闺阁沉埋十数年,不能身贵不能仙。

读书每羡班超志,把酒长吟李白篇。 怀壮志,欲冲天,木兰崇嘏(女扮男装为吏的女子)事无缘,玉堂金马(指代为官)生无分(缘分),好把心情付梦诠(指写作《繁华梦》)。

-----清?? 王筠《鹧鸪天》 君王城上竖降旗,妾在深宫哪得知? 十四万人齐解甲,宁无一人是男儿? ——宋??花蕊夫人《述亡国诗》 宋代女词人李清照诗云:“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 。

求描写女性的古诗词几首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遡洄从之,道阻且长。

遡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蒹葭凄凄,白露未晞。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遡洄从之,道阻且跻。

遡游从之,宛在水中坻。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所谓伊人,在水之涘。遡洄从之,道阻且右。

遡游从之,宛在水中沚。月出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清平调1——李白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清平调2——李白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装。清平调3——李白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沈香亭北倚阑干。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肤如凝脂,面如白玉沉鱼落雁,羞花闭月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美女妖且闲,采桑岐路间。柔条纷冉冉,落叶何翩翩,攘袖见素手,皎腕约金环。

头上金爵钗,腰佩翠琅玕。明珠交玉体,珊瑚间木难。

罗衣何飘飘,轻裾随风远。顾盼遗光彩,长啸气若兰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国;楚国之丽者,莫若臣里;臣里之美者,莫若臣东家之子。

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编贝。

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然此女登墙窥臣三年,至今未许也。

——摘自宋玉《登徒子好色赋》硕人硕人其颀,衣锦褧衣。齐侯之子,卫侯之妻。

东宫之妹,邢侯之姨,谭公维私。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硕人敖敖,说于农郊。四牡有骄,朱幩镳镳。

翟茀以朝。大夫夙退,无使君劳。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施罛濊濊,鳣鲔发发。

葭菼揭揭,庶姜孽孽,庶士有朅。[译文]窈窕淑女体修长,披风罩在锦衣上;齐侯女儿多娇贵,嫁给卫侯到吾乡。

她和太子同胞生,也是邢侯小姨妹,谭公是她亲姐丈。双手白嫩如春荑,肤如凝脂细又腻;脖颈粉白如蝤蛴,齿如瓜子白又齐;额头方正蛾眉细,笑靥醉人真美丽,秋波流动蕴情意。

窈窕淑女身材高,驻马停车在城郊;四匹雄马多矫健,马辔两边红绸飘,鸟羽饰车好上朝;诸位大夫该早退,别让国君太操劳。黄河之水声势大,奔腾向北哗啦啦;撒开鱼网呼呼响,鳣鲔跳跃泼剌剌,芦荻稠密又挺拔。

陪嫁女子服饰美,媵臣英武又高大。《硕人》是《诗经》“卫风”中的一首,是赞美是齐庄公的女儿,卫庄公的老婆庄姜夫人的诗。

庄姜夫人如诗中提到,是当时齐国太子得臣的妹妹——可别小看这句“东宫之妹”,这是明写庄姜夫人跟太子是一母所生,也就是王后所生,凸显她娇贵的身份。有人说这位美丽的庄姜夫人嫁给卫庄公之后,受到了冷落谗嫉,没有子嗣,所以卫人同情她,为她做了这首赞美诗——这个“有人说”来自《左传》,力挺者是朱熹,不过这个解释向来很有争议,后人多认为这首诗看不出什么同情怜悯的成分,纯粹是赞美,是庄姜嫁到卫国时卫国人拍马屁的诗。

从解释的不同看起来,朱夫子也不是纯粹道学,相当有人情味儿——我也宁愿相信这是人民同情美而无子的王后所做的诗也不愿相信这是无聊文人拍新女主人的马屁写的应制歌。就算不看诗中的生僻字,单从字面也很好理解这首诗赞美的是庄姜夫人的美丽——其实这首诗里多数的语句还是在写庄姜的出身和排场,真正的外貌描写不过是“硕人其颀,衣锦褧衣”这一句和“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这一段。

简单解释一下:“硕人”,原意是高大白胖的人,引申为美女,可见公元前七百多年的春秋时代,人们(至少是卫国的人们)喜欢高大丰满、皮肤白皙的美人,健康美还是比较吃香的。由此我们可以联想起古希腊罗马时代的女神雕像,无论哪一个都是高大丰腴、有着结实的臂膀、修长的双腿和一个圆润的小肚子——可见在人类的“先民”时期,无论东方还是西方,都是喜欢那种高大丰硕型的美女,可以说,其审美观是十分健康的。

究其所以,还是“美与善相统一”的规则在起作用,先民时期的人们,受自然条件所限,寿命没有现在长,高大健硕的女人至少代表着健康、宜生养,所以,是“好”的,因此也就是美的。女人圆润丰满的身体,就如灌满浆的稻谷,代表了一种生命力,在与天地战斗、生命权得不到保障的岁月里,还有什么比这更能激发人关于“美好”的想象呢?至于“白皙是美的”这个观念,千百年来一直被我们所承认;伊丽莎白一世女王正因其苍白的面容而被赞誉为“有圣处女一般的容貌”;十八世纪的法国贵妇,为了使自己变得更白,不惜往脸上涂抹诸如鳄鱼粪便这种恶心的东西。

(黑皮肤也很美,是现代才有的审美观。近几十年,法国女人才流行起黝黑明亮的皮肤,就算巴黎没有海,也要拜托市长在塞纳河边铺上海边才有的细沙然后大家去晒太阳。)

而在中国古代也是以白为美的,李渔在《闲情偶寄》“声容部”中说:“……妇人本质,惟白最难。

描写女人的古诗词

行宫

元稹

寥落古行宫,

宫花寂寞红。

白头宫女在,

闲坐说玄宗。

宫词

朱庆余

寂寂花时闭院门,美人相并立琼轩。

含情欲说宫中事,鹦鹉前头不敢言。

宫怨

(唐)司马札

柳色参差掩画楼,

晓莺啼送满宫愁.

年年花落无人见,

空逐春泉出御沟。

秋夕①

杜牧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②。

天阶夜王昌龄《闺怨》

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

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③。

错误

郑愁予

我打江南走过

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东风不来,三月的柳絮不飞

你底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音不响,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紧掩

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

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描写女子的诗句

诗经·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遡洄从之,道阻且长。

遡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蒹葭凄凄,白露未晞。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遡洄从之,道阻且跻。

遡游从之,宛在水中坻。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所谓伊人,在水之涘。遡洄从之,道阻且右。

遡游从之,宛在水中沚。月出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佼人懰兮,舒忧受兮。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佼人燎兮,舒夭绍兮。劳心惨兮。

清平调1——李白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清平调2——李白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装。清平调3——李白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沈香亭北倚阑干。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肤如凝脂,面如白玉沉鱼落雁,羞花闭月美女妖且闲,采桑岐路间。

柔条纷冉冉,落叶何翩翩,攘袖见素手,皎腕约金环。头上金爵钗,腰佩翠琅玕。

明珠交玉体,珊瑚间木难。罗衣何飘飘,轻裾随风远。

顾盼遗光彩,长啸气若兰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国;楚国之丽者,莫若臣里;臣里之美者,莫若臣东家之子。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

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编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

然此女登墙窥臣三年,至今未许也。——摘自宋玉《登徒子好色赋》硕人硕人其颀,衣锦褧衣。

齐侯之子,卫侯之妻。东宫之妹,邢侯之姨,谭公维私。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硕人敖敖,说于农郊。

四牡有骄,朱幩镳镳。翟茀以朝。

大夫夙退,无使君劳。河水洋洋,北流活活。

施罛濊濊,鳣鲔发发。葭菼揭揭,庶姜孽孽,庶士有朅。

[译文]窈窕淑女体修长,披风罩在锦衣上;齐侯女儿多娇贵,嫁给卫侯到吾乡。她和太子同胞生,也是邢侯小姨妹,谭公是她亲姐丈。

双手白嫩如春荑,肤如凝脂细又腻;脖颈粉白如蝤蛴,齿如瓜子白又齐;额头方正蛾眉细,笑靥醉人真美丽,秋波流动蕴情意。窈窕淑女身材高,驻马停车在城郊;四匹雄马多矫健,马辔两边红绸飘,鸟羽饰车好上朝;诸位大夫该早退,别让国君太操劳。

黄河之水声势大,奔腾向北哗啦啦;撒开鱼网呼呼响,鳣鲔跳跃泼剌剌,芦荻稠密又挺拔。陪嫁女子服饰美,媵臣英武又高大。

《红楼梦》警幻仙子赋方离柳坞,乍出花房。但行处,鸟惊庭树;将到时,影度回廊。

仙抉乍飘今,闻麝兰之馥郁;荷衣欲动今,听环佩之铿锵。届笑春桃今,云堆翠髻;唇绽樱颗今,榴齿含香。

纤腰之楚楚兮,回风舞雪;珠翠之辉辉今。满额鹅黄。

出没花问今,宜嗅宜喜;徘徊池上今。若飞若扬。

蛾眉颦笑今,将言而未语;莲步乍移今,待止而欲行。羡彼之良质今,冰清玉润;慕彼之华服今,闪灼文章。

爱彼之貌容今,香培玉琢;美彼之态度今,凤翥龙翔。其素若何,春梅绽雪。

其洁若何,秋菊披霜。其静若何,松生空谷。

其艳若何,霞映澄塘。其文若何,龙游曲招。

其神若何,月射寒江。应惭西子,实愧王嫱。

奇矣哉,生于孰地,来自伺方?信矣乎,瑶池不二,紫府无双。果何 人哉?如斯之美也 。

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施朱则太红,着粉则太白。柳叶眉,杏核眼,樱桃小口一点点,杨柳细腰赛笔管,说话燕语莺声。

粉香处弱态伶仃回头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嘴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

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有人来,袜铲金钗溜,和羞走。

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所谓美女,应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

绣幕芙蓉一笑开,斜偎宝鸭亲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满搦宫腰纤细。

年纪方当笄岁。刚被风流沾惹,与合垂杨双髻。

初学严妆,如描似削身材,怯雨羞云情意。举措多娇媚。

淡眉如秋水,玉肌伴轻风英英妙舞腰肢软。章台柳、昭阳燕。

锦衣冠盖,绮堂筵会,是处千金争选。顾香砌,丝管初调,倚轻风、佩环微颤。

乍入霓裳促遍。逞盈盈、渐催檀板。

慢垂霞袖,急趋莲步,进退奇容千变。算何止,倾国倾城,暂回眸、万人断肠。

听环佩之铿锵.靥笑春桃兮,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纤腰之楚楚兮,回风舞雪,珠翠之辉辉兮,满额鹅黄.菱叶萦波荷飐风,荷花深处小船通。逢郎欲语低头笑,碧玉搔头落水中。

出没花间兮,宜嗔宜喜,徘徊池上兮,若飞若扬.蛾眉颦笑兮,将言而未语,莲步乍移兮,待止而欲行.羡彼之良质兮,冰清玉润,羡彼之华服兮,闪灼文章.最是那回眸一笑,万般风情绕眉梢。香腮染赤,耳坠明珠直摇曳。

云鬓浸墨,头插凤钗要飞翔。春葱玉指如兰花,三寸金莲似元宝。

云袖轻摆招蝶舞,纤腰慢拧飘丝绦。爱彼之貌 容兮,香培玉琢,美彼之态度兮,凤翥龙翔.其素若何, 春梅绽雪.其洁若何,秋菊被霜.其静若何,松生空谷.其艳若何,霞映澄塘.其文若何,龙游曲沼.其神若何,月射寒江.应惭西子,实愧王嫱.奇矣哉,生于孰地,来自何方,信矣乎,瑶池不二,紫府无双.果何人哉?如斯之美。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