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职业教育法案
美国职业教育法案

扫描二维码访问该页面

2天前 资讯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2018年7月3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加强21世纪的职业与技术教育法》(Strengthening Careerand Technical Education for the 21st Century Act)。这是在特朗普总统任期内所签署的第一项对美联邦教育产生深刻影响的教育法案。这项法案取得了共和党和民主党的一致认可,将给予各州每年提供总计10亿美元的拨款用于职业教育。并且,各州可以不经过美联邦教育行政部门审批,即可制定本州的职业与技术教育(CTE)绩效目标,对于近年来权力逐渐有所加大的联邦教育部而言,也是一种逆向放权。

《加强21世纪的职业与技术教育法》的前身,是2006年国会授权通过的《卡尔·D.柏金斯职业与技术教育法》(CarlD. Perkins Career and Technical Education Act),又称《卡尔·D.柏金斯法》(CarlD. Perkins Act)。在访问佛罗里达州坦帕湾技术高中期间,特朗普重新授权《卡尔·D. 柏金斯法》,签署生效了《加强21世纪的职业与技术教育法》。他强调,该项法案的签署,有助于培养劳动力市场所需的合格人才,也有助于用人单位获得所需的劳动力。该项法案所主张和提倡的教育计划,意在填补将来用人单位对雇员的期待与雇员实际技能素养之间的鸿沟。

特朗普在TampaBay Technical High School发表演讲

特朗普长期以来关注职业与技术培训,一直为重新授权该项法案而东奔西走。7月25日,美国白宫方面通过了《卡尔·D.柏金斯法》的重新授权。负责参议院教育委员会的议员拉马尔·亚历山大(Lamar Alexander)近日发推文称:满心希望该项法律能够于今年通过,而现在终于变成了现实。

值得注意的是,该项法案取得了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的高票支持,也取了共和党和民主党的一致认可。这在当代美国教育法律史上也是罕见的,足见职业与技术教育在当前美国受重视的程度。

担任众议院教育和劳动力委员会主席的维吉尼亚·福克斯(Virginia Foxx)认为,该项法案着实与以往不同,首先能够纠正多年来人们关于职业教育的错误观念,即职业教育是一种比传统高等教育更不值得或更随意的选择。

美国国会在授权通过的这项关于职业教育的法案时,规定了联邦政府在未来六年内向中等和高等职业与技术教育拨款的条款。据该项法案的拥趸者透露,早在去年,众议院就通过了相关动议,俟今年参议院通过该项法案后,立即敦促国会表示通过,特朗普随即在国会在通过该项法案后就在最短时间内签署通过。

“我很高兴大家能够将党派争议搁置一边,而共同致力于培养当前与未来劳动者,为他们提供适宜的教育和必要的技能培训,从而使他们能够获得较好的工作和更高的薪水”民主党人中的活跃分子,参议员帕瓦罗蒂·莫妮在一场发布会上如是说。

该项法案同时也是白宫总统顾问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所力推的一项议案,7月24日晚,特朗普总统女儿伊万卡·特朗普在推特上宣称:这项重要的职业教育法案在不存在党派诉求纠葛的前提签署成法律,我本人对此非常乐见其成。

长期以来,美国的职业教育课程也被社会大众视为到学术性较弱的教育领域,也已经很难满足现代工业的需求。支持该项法案的商界领袖抱怨说,他们需要工人掌握的知识技能与工人实际掌握的知识技能之间存在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现而今,美国职业教育课程主要包括从传统汽修、技工,以及当前风靡全美的“职业技术学院高中预备学校”(Pathways in Technology Early CollegeHigh School, P-tech)项目,P-tech项目的课程设置主要集中在STEM学科。

《加强21世纪的职业与技术教育法》的灵活性和突出特征在于:它将允许各州为本州的职业教育计划设定绩效目标,而不是要求他们按照现行法律与联邦教育部合作制定目标。尽管该项法案在职教领域取消了联邦教育部制定标准的作用,在课程设置方面也限制了联邦部门的权限,但还是给联邦政府留下了部分权限空间,即联邦政府可以减少连续两年未达到90%的职教绩效目标的州的拨款。职业教育的绩效目标,则主要通过高中毕业率和行业资格证书等内容来衡量。

对此,金伯莉·格林(Kim Green),美国华府地区高等职业与技术执行董事表示,许多该项法案的拥趸者希望拨款的削减不会影响到各州职业教育目标的制定。“我们的确不愿意再次回到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之间差别迥异的轨道上来”,她说,提到这些,总能让人想起职业与技术教育的学术性较弱,以及只符合那些学习成绩不好无法进入普通高校大门的学生。

特朗普签署的此项法案,无疑是美国职业教育发展的一剂强心针。众所周知,在当前美国四处出击,贸易单边主义喧嚣尘上,贸易争端不断加剧的背景下。特朗普鼓吹的“使美国再次强大”的施政理念,落脚点之一就是振兴美国本土的工商业。客观上要求培养大批量的劳动者,这项法案的签署,接下来也会进一步促进美国STEM教育的发展,并进而引发特朗普时代全美教改的浪潮。

注:职业技术学院高中预备学校(Pathways in Technology Early CollegeHigh School, P-tech)项目是政府资助的一项职业教育项目,最初由IBM公司与纽约布鲁克林区在2011年合作创办的职业教育项目。该职教项目的课程主要集中于以信息技术为特色的STEM学科,修业为期六年,需要经过严格的学业修习与职业培训才能拿到毕业资格。它意在帮助高中生在就学期间攻读职业教育的副学士文凭,从而为以后走上社会谋取工作做好准备。在美国,高中生可以在九年级开始,通过申请、推荐等相关环节来申请这一为其六年的职业教育。

显而易见,新的职业教育法案的通过,势必会大大促进P-tech教育项目的发展。如以教育改革著名的田纳西州早就闻风而动,拨款500万美元,用于促进本州的P-tech教育项目。在当前STEM教育成为各国培养21世纪人才的重要途径的世界趋势下,配合STEM教育的深入推进,P-tech项目将会在各州遍地开花。

美国精英都是聪明人,明知人人持枪对精英更不利,为何禁枪法案议会通不过?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原因有三:

第一,这是美国的文化传统。

最早来到美洲大陆的白人,就是背着枪种地或者放牧的。

一来周边有很多野兽,二来凶悍的印第安人随时可能发动袭击。

当时美国成年男性人人都会开枪,甚至连妇女也能放枪。在一些孤立的村庄,尤其是冬天随时可能会被袭击,这里十三四岁的儿童都会熟练使用枪支。

因为,印第安人杀白人是不分男女老幼的。

换句话说,每一个美国人都是民兵。

很多人惊讶于为什么美国独立战争时期,大陆军能够迅速组织起一支武装力量,最终打跑了英国佬。

美国人自己却并不惊讶,因为他们的男人本来就可以作战。

就像藏族人到今天很多都佩刀一样,很多美国人把步枪作为他们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第二,这是宪法的规定。

在美国宪法的第二修正案中明确写有:“一支训练有素的民兵,对一个自由州的安全实为必要,民众拥有并且佩带枪支的权利不容侵犯。”

宪法认为枪支让民众具有基本的自卫能力,能够有效保护自己,防止一切外来的侵犯,他们侵犯者就是他们的政府。

这是美国民主思想的一个重要基石,直到今天没有人敢于废除这条宪法,萨沙预言未来也不会有人敢于废除。

诚然,今天的美军有航母、隐形战机、坦克,普通市民即便有枪也对付不了。

但退一步说,总比拿着菜刀要好一些。

第三,人人有枪,就等于人人没有枪。

表面上美国枪杀案件非常多,实际上基本全是自杀案件。

在一个社会中,如果人人都有枪,就等于人人都没有枪。

因为你即便有枪,也不敢随便使用,大家都有同样的武器,你的优势是0。

同时,美国还有严格的控枪法律。

就比如你在别的州合法持有的枪支,一时疏忽开车带到了纽约,就属于严重违法,可以坐牢。

如果你持有的干脆是非法枪支,那么可以判处5到10年监禁。

甚至随便拔枪也是犯罪。著名美剧《美少女的谎言》的演员布兰登?威廉?琼斯,在和邻居争吵时,一时冲动拔出没有装子弹的手枪。邻居立即报警,琼斯随即被逮捕,判处半年监禁。

其他还有很多,懒得说了,也没有办法多说。

其实对于美国人来说,枪支最大的危害是让自杀容易多了。中国人自杀是跳楼、上吊、跳河、服毒之类,都不太容易,而且过程会痛苦。

而用枪支自杀则比较容易,也就是一秒钟的事情,导致美国使用枪支自杀的人非常多。

美国税改法案民主党全票反对都无济于事,这意味着什么?

民主党作为美国目前的在野党,拥有广泛的美国群众基础,政治基础还是根深蒂固的。而执政的共和党虽然在国会占优,但是内部却出现了貌合神离的情形。

看过美剧《纸牌屋》的朋友会发现,美国国会的两党议员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只要政治需要和利益到位,随时有可能从队友变成对手,在本党非涉及核心利益的议案中投下反对票。各党内部白人与少数族裔、保守派与激进派、建制派与少壮派充满着矛盾,这也是为什么此次美国共和党特朗普的税改法案甚至还有一部分共和党人投下了反对票,因为共和党内部对于特朗普也是有争议的。

而民主党自2016-2017不论是总统选举、国会参众两院选举、地方选举,都落败给共和党,这是自20世纪以来美国从未有过的政治困境,这使得民主党人通过在野期间,更好的对己方的政策、发展方向进行深刻反省与探讨。将关注点更多的从外部转移到内部,从族裔问题转移到阶级问题,为今后民主党的政治方向提供道路实践。

而同样在美国拥有其他的党派,尽管不如两党范围之广、根基之深。但通过最近一年的“折腾”,使得美国民众对两党执政的正确性产生了怀疑,在未来越来越多的选民很有可能把自己的票投给两党以外符合自身政治倾向的党派。

所以通过此次投票可以发现,虽然美国政治的民主性避免了专制的出现,但过于民主同样也带来了政策延续上的困惑,不知那些在奥巴马时期享受医保但被特朗普断炊,或者是经过特朗普税改后被迫增加赋税的美国国民,在2020年的美国大选会何去何从。

美国2019年国防预算法案,使俄罗斯坐不住,这是为什么?

谢谢邀请,一个让俄罗斯不安的预算。其实不是我们想的那么恐怖。俄罗斯不怕跟美国正面打仗。怕的是长期消耗。怕老美在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四处捅刀。不给俄罗斯喘息的空间。阻碍其经济崛起。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发表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